校餐知识

>校餐知识

农村留守儿童的健康问题研究

摘要:采用文献研究的方法,简单介绍农村留守儿童产生的背景和现状,着重分析农村留守儿童的健康问题,并指出这方面研究的不足,以期引起广大卫生工作者的重视。

关键词:农村留守儿童 流动人口 健康

目前国内学术文章或通俗文章对留守儿童的称谓还不统一,有的学者称为留守儿童或留守子女,还有的学者称为留守孩。对于留守儿童的概念也没有统一的认识。教育系统的研究学者认为,农村留守儿童是指由于父母双方或一方外出打工而被留在农村,而且需要其他亲人或委托人照顾的处于义务教育阶段的儿童( 6~16 岁) [1]。还有的研究者认为留守儿童是指父母双方或一方外出打工而需要留守在家乡,并需要人或委托监护人照顾的年龄在16 岁以下的孩子。虽然称谓和概念稍有不同,但所代表的群体基本是一致的。为了将学龄前儿童的健康问题纳入本研究范围,本文所采用的是第2 种概念。

农村留守儿童是伴随我国改革开放和城市化的历史进程而产生的。20 世纪90 年代以来,我国的经济制度和社会结构经历了深刻的变迁,城市化进程异常迅猛,在城市经济利益和农业增收困难的驱使下,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进入城市务工经商,从而产生了大量的流动人口。但与此同时,由于我国长期实行城乡二元结构,农民工在城市居住和生活受到诸多限制,农村外出务工人员很难将子女带在身边照顾,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能把子女带到城市,大部分是将子女留在农村,交给亲属朋友照顾或让子女自我照顾,从而形成了庞大的留守儿童群体。据报道,2004 年我国流动人口已超过1.3 亿人,16 岁以下留守儿童数量已接近1 000 万人[2]。据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教育发展研究部课题组2004 年对甘肃、河北、江苏三省五县调查所得数据,留守儿童占学龄儿童数量的47.4%[1]。留守儿童相对于那些随父母生活在务工地的儿童,在数量上更多,在健康、教育方面存在更多问题。留守儿童的健康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1 营养不良

由于得不到母乳喂养或监护人缺乏必要的儿童营养知识,处于学龄前阶段的留守儿童很容易产生营养不良的情况。在2004 年被新闻媒体广泛报道的安徽、山东、河南、四川等地的“大头娃娃事件”中,阜阳市之所以成为“重灾区”,与这里是全国较大的民工流出地有关。阜阳农村很多夫妻在小孩出世不久就双双外出务工,留在家里的婴儿全靠老人用奶粉喂养。农村老人一般都缺乏识别奶粉优劣的能力,再加上贪图小便宜往往上当受骗,用那些基本没有营养素的劣质奶粉喂养小孩,从而对孩子的健康产生了严重影响,甚至威胁孩子的生命[3]。陈明霞等报道,“非母乳喂养”和“非母亲照顾”是5 岁以下儿童营养不良的重要危险因素[4]。还有研究表明,儿童家长及其主要监护人营养知识缺乏是导致留守儿童营养不良的主要原因[5]。因此,营养不良是威胁隔代照顾留守儿童的严重健康问题。但是目前,笔者还没有见到关于留守儿童营养状况的流行病学研究资料,只有一些零星的个案报道。

2 心理健康

儿童期是身心迅速发展的时期,儿童开始形成对自身变化、人际交往等方面的理解与认识,此时家人应该起到非常重要的引导和教育作用。良好的家庭教育氛围以及和谐的亲子关系,有利于儿童身心的健康发展。然而对于留守儿童来说,由于父母在外,留在家里的其他亲属无暇顾及他们的情绪情感变化,使得留守儿童缺少了起码的与父母交流的机会。这种情绪的长期积累,对于儿童心理的健康成长非常不利。在儿童人格形成过程中,亲子关系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这种关系直接影响到孩子的行为、心理健康、人格与智力发展。因为父母在外,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相对疏远,亲子关系发生了消极变化,这对留守儿童心理的健康成长会产生诸多不利影响。在缺乏父母关爱和正常家庭氛围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儿童,往往缺乏安全感,容易表现出孤僻、胆小、自卑的心理特征,并且其人际交往能力也往往较差[1]。对福建省农村留守儿童所做的一项研究表明,留守儿童最突出的心理健康问题是个性问题、行为问题和学习问题。部分留守儿童存在不同程度的不良性格特征,其中性格“ 健康开朗” 者占43.2%; 33.3%的留守儿童表现为内向、胆怯、不善于与人交往; 18.9%的表现出任性、自我为中心、自私等特点; 4.6%的留守儿童有孤独、封闭、畏惧的性格弱点。该研究还表明部分留守儿童纪律松弛、行为散漫、固执倔强,他们在学校内外行为表现“ 好” 者仅占43.2%;“ 一般” 与“ 差” 者分别是42.2% 和12.3%。另外还有一些留守儿童存在学习困难、学习成绩不良问题。统计数据显示,留守儿童学习成绩“ 好” 者仅占30.5%; “中”者占46.4%; “差”者占23.1%[6]。由于留守儿童大多数处于心理发展的关键期,可塑性强,自制力差,如果缺乏成人适当的约束和科学的引导,很容易形成不良的性格和行为特征。

3 意外伤害

近年来,由于监护人保护不力等多方面原因,留守儿童溺水、触电、车祸、自杀等意外伤亡事故频繁发生,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留守儿童遭受性侵犯和被拐卖的事件。有关留守儿童意外伤害的新闻也大量见诸报端,这也提醒我们应加强这方面的研究。据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教育发展研究部课题组2004 年调查所得数据,留守儿童监护人构成中,母亲占53.4%,父亲占3.0%,爷爷、奶奶占27.3%,外公、外婆占4.9%,其他亲戚占4.1%,另外还有0.9%的留守儿童寄养在别人家里。生活上的“单亲家庭” 合计为56.4%,隔代抚养为32.2%,家庭缺失的情况较为严重[1]。那些父母一方外出务工,由母亲或父亲单人照顾的留守家庭,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单亲家庭的特征,而据国外医学研究,单亲是0~3 岁儿童受意外伤害的主要的危险因素[7] ,其结论对于这部分留守儿童是否适用,值得探讨。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留守在农村的父亲/母亲在承担大量农活和家务劳动的同时,必然会减少对孩子的看护和照顾。而那些父母双方都外出的留守儿童,他们得到的监护和照顾相对来说更少。据彭艳等对四川省金堂县竹篙镇所做的调查,在父母双方都外出的留守儿童中,有84.6%是由爷爷奶奶等隔代亲人照看,15.4%由亲戚代管。这些委托监护人要么年纪大、知识水平有限、缺乏必要的看管常识,要么同时照顾留守孩和自己的孩子,因此不能对留守孩进行细致周到的照顾和管理,由此带来了多方面的隐患[8]。有研究证实,照顾者为祖父母以及照顾者文化程度低是儿童意外伤害的危险因素[9]。另外有些委托监护人责任心不强,不能给留守儿童提供一个安全的成长环境,在某些地方,甚至出现了监护人杀害留守儿童的案件。中央电视台农业频道在2005 年5 月23 日的《聚焦三农》节目中,就报道了江西省吉水县金滩镇一名年仅7 岁的留守女孩被亲舅母用含毒鼠强的棒棒糖毒死的案件。

4 传染性疾病的威胁

目前农村留守儿童面临着传染性疾病的威胁,其主要原因可能有三: 传染源接触机会增大、免疫接种率相对较低、不能及时就诊。首先,传染源接触机会增大。如果外出父母感染结核、乙肝、性传播疾病等传染病,返乡后往往对留守儿童造成威胁。目前我国对流动人口流入地传染病发生情况研究较多,而缺乏对流动人口流出地传染病发生情况的研究。实际上流动人口在疾病传播上起着双向媒介作用,是疫区和非疫区间传染病播散的“天桥”[10] 。

据阜阳第二人民医院周山罗报道,在该院门诊诊断的20 名青年结核病人中,竟然有12 名是在外出打工期间患病的[1] ! 农村青年原来生活在交通相对闭塞的村庄,与外界接触较少或从未接触过结核病人,通常对结核病免疫力低下,当他们来到人口稠密的城市,因生活不规律、居住拥挤、劳动强度大或营养较差时抵抗力下降而易患结核病。民工们患上结核病后,往往返回家乡。他们既是结核病的受感染者也成为结核病的传播者,其留守子女必然首当其冲。另外流动人口中重症、排菌病例比较多,许多病人带病回家,病人不了解治疗和卫生隔离的重要性,从而传播给免疫力低下的儿童。多项研究表明流动人口中传染病患病率较高。谢淑云对1997—1998 年浙江省流动人口传染病疫情资料进行分析,得出流动人口中除甲肝外的肠道传染病、性传播疾病、儿童免疫预防相应疾病等的百分构成明显高于非流动人口;流动人口与非流动人口的传染病发病病种结构基本相似,提示流动人口传染病发病病种以现住地感染为主[12]。周祖木报道,温州市流动人口传染病构成中肺结核和乙肝发病最多,分别占26.26%和21.41%,并呈现上升趋势[13]。

王新华等报道烟台市流动人口中病毒性肝炎、性病、肺结核均高于常住人口,其发病率经u 检验,具有显著性,且流动人口中性病发病率上升[14]。流动人口在务工地感染后成为新的传染源,就会通过回家探亲等方式,造成农村留守儿童的感染。但是目前国内这方面的研究还比较少。其次,由于留守儿童缺乏父母的监督和照顾,可能造成预防接种不及时。有研究表明,儿童监护人对免疫知识了解程度是影响接种率的重要因素[15] ,一般来讲隔代监护人不如儿童父母对免疫知识了解得多,这会影响留守儿童的预防接种,但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研究资料。最后,留守儿童患病后能否及时就医,也是影响其受疾病威胁程度的重要因素。在文献研究过程中,笔者还没有找到留守儿童卫生服务利用方面的资料,有必要引起我们的重视,加强这方面的研究。

由于主观认识上的偏差和农村地区条件相对落后,目前对流动人口“留守子女” 的研究要远远少于对那些生活在城市中的流动人口子女的研究。只有一部分社会问题学者和教育工作者开始关注农村留守子女的生活现状。而卫生工作者在这方面的研究还是空白,基于农村留守儿童在营养状况、心理健康、意外伤害、传染病威胁等方面的问题,卫生系统有必要加强留守儿童健康问题的研究,以取得这方面的直接资料,分析影响留守儿童健康的主要因素,并提出相应的政策建议。

参考文献

1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教育发展研究部课题组. 农村留守儿童问题调研报告[ J] . 教育研究,2004( 10) : 15- 18

2 续梅.1 000 万“ 留守儿童” 期待关爱[N] . 中国教育报,2004- 06- 05( 1)

3 周立民. 劣质奶粉吞噬生命之花———阜阳农村婴儿“大头怪病”追踪[ J] . 半月谈内部版,2004( 4) : 12

4 陈明霞. 2000 年中国不同地区5 岁以下儿童营养不良的影响因素分析[ J] . 卫生研究,2003,32( 3) : 249- 253

5 刘龙江,王筱兰,刘健军. 老区农村儿童营养状况与改善途径的调查[ J] . 中国食物与营养,1996( 3) : 30- 31

6 王东宇. 留守孩儿的心理健康问题及教育对策[ J] . 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2002( 1) : 29- 32

7 施东华. 儿童意外伤害的影响因素[ J] .国外医学社会医学分册,1999,15 ( 9) :113- 117

8 鼓艳. 农村留守子女生存现状调研及对策分析. 西南财经大学暑期社会实践调查

9 施东华. 麻城市农村某社区0~6 岁儿童意外伤害流行状况及影响因素研究[ J] . 华中科技大学学报( 医学版) ,2003,32( 3) : 336

10 陈宝珍. 流动人口: 目前我国传染病暴发流行的高危区[ J] .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1995,16( 1) : 50- 51

11 周山罗. 加强流动人口结核病防治应该是双向性的[ J] . 结核病健康教育,2000( 1) : 35- 36

12 谢淑云. 1997—1998 年浙江省流动人口传染病流行特征分析[ J] . 浙江预防医学,2000,12( 6) : 11- 13

13 周祖木. 温州市外来流动人口传染病的流行特征[ J] . 中国公共卫生,2003,19( 5) : 603- 604

14 王新华,宫志英,郭正. 烟台市区1997—2000 年流动人口传染病发病情况调查[ J] . 中国初级卫生保健,2003,17( 7) : 24- 25

15 卫生部疾控司. 1999 年全国儿童计划免疫与乙肝疫苗接种率及影响因素调查分析[ J] . 中国计划免疫,2000,6( 4) : 193- 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