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经验

>国际经验

尼泊尔儿童营养改善计划

 

“好营养”项目(Good Nutrition Project)是尼泊尔的一个儿童营养改善计划。此计划旨在倡导人们改变卫生行为,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营养项目之一。项目从2011年开始,将在2016年8月结束。此项目是一个多部门合作的项目,包括卫生、农业、净水卫生以及政府治理参与。政府治理指的是国家政策倡导和地方制定计划相结合。项目在尼泊尔的41个地区展开,覆盖了625000的家庭。图中所示深蓝部分都是偏远山区,人口稀少,但是这部分人口也需要营养干预,因此“好营养”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为这些人提供营养健康服务。

图 1项目覆盖地区

在尼泊尔,营养健康问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此项目侧重在许多关键领域。首当其冲的就是健康和卫生行为,以及母婴健康服务。

在这一方面项目主要以家庭为单位展开,从家庭入手可以保证受益人群得到更好更直接的服务。母婴健康服务是中心式的,但也以各个家庭的需求为出发点。另外还有涉及非卫生健康的内容,确保每个家庭有足够的食物提供给家庭成员,主要是孩子。关于用水健康和净水方式,在此不做赘述。同时,“好营养”项目有几个重要的贯穿始终的主题,包括社会行为改变(营养行为)的传播和倡导,政府营养治理,社会性别包容,当地非政府组织的能力建设,还有项目检测、评估、以及学习和提高。

下图是项目的实施模式:

图 2项目实施模式

在国家层面上,我们看的是比较宏观的内容,我们确定怎么去以多部门的方式来切入营养干预的工作,通过这个来做一些摸底,然后政府要审批我们的评估结果。在2012年,政府内阁批准了,他们也希望这个项目的实施以最好最科学的方式来开展。然后我们下到第二个层级,是区级,这是我们第二级的行政区划,在这个层级上,我们主要有五个机构的参与,卫生部、农业部、城市发展部、本地发展和联邦发展部,还有最后一个是规划局。因为是五部委参与的项目,我们要团结所有的五个部委,确保我们这个项目执行的平稳顺利。另外我们也有一些NGO的合作方,我们有41个机构在多个区开展工作,全部算下来我们有900名员工是专职的营养干预人员。另外我们也跟媒体有合作。为什么请媒体?因为媒体可以作为一个催化剂,能够来倡导行为变化,同时就这些问题提高人们的意识。在社区层面上——这是第三层,是微观层面了,我们主要跟一些卫生工作者,还有一些志愿者一起开展工作。基本上对尼泊尔有概念的人,都知道我们有很多女性志愿者,我们大概有51000名的女性志愿者,我们跟她们非常密切地配合,每个人都在这个层面上开展密切的合作,我们也想确保她们跟家庭也有非常好的互动。另外我们跟政府的官员和一些社会人士也开展合作,想借用他们的一些力量,借用政府现有的职员来倡导这些社区的营养改善计划。另外在水和卫生这块,我们也动用社区的力量,比如一些生活方式有所改变的意见人士和一些当地的NGO的团体。在家庭层面上,刚才讲到有64万户左右,在他们之中我们有对一些孕产妇还有不到两岁的小孩进行观察。我们还有一些需要特殊照顾的弱势家庭,主要是有少数民族背景的,或者是住在比较边远贫困地区的家庭。

这是一个母亲在听我们放的广播节目。我们在就行为问题开展行动的时候,从“母亲”切入,而且也有岳母岳父,从父母的层面切入主要是能够保证通过全面的家庭转变行为的模式,希望让这些母亲听我们的广播节目—“听妈妈说”,我们之所以突出母亲还有岳母岳父这些角色的重要性,都是希望让他们在家庭中改善他们的行为然后影响到孩子的行为。首先,人际沟通和交流很有用,比如厨艺展示、小组开会这些活动,都能够让家长明白如何给孩子做出合理的饭食,给孕妇做合理的饭食。另外之前的幻灯给大家展示的,不仅仅包括了这些健康的志愿者,还有一些农业技术推广人员,和我们自己的员工。此外,我们还要有一些同行机构,让这些同行或者是妇女在这些区域和地区能够做一些沟通以及其他问题的工作。同时,一些广播剧在全国以及地方广播上每周播出。我们还有一些节目允许听众打电话,然后我们跟他们进行交流和沟通。对于这些脆弱人群来说,这是特别好的互动。

    这里讲一个案例。有个叫玛雅的姑娘,生活特别困难,来自极度贫穷偏远的社区,丈夫还是个残疾人,所以里里外外家庭的事情都是玛雅肩上的担子。我们首先给玛雅提供培训,保证她能够有必要的知识和技能传授给孩子,用最好的方式来给孩子提供营养。

    我们从这些工作中学到了什么呢?首先,我们已经覆盖了41个区,我们认识到必须要有一个合适的平台,才能够接触到这些特别脆弱的人群。我们也研究出一些方案来更好地接触这些人群,但这些都是合力。除了扩大范围和覆盖面,怎么保证这些弱势群体得到他们真正需要的技能?建立一个平台需要很长时间,我们有很多五年计划,但是这些计划大家都觉得较为类似。事实上,一年两年或者三年的工作对于我们来说特别难。一个两三年的特大规模项目,我们一般需要五年。也因为尼泊尔有地理上的多样性,因此社会流动性和流动活动需要实现这样的目标。当然当我们建立了这样的平台之后就需要有一些配套项目,比如ECD。而我们也已经有了相关的基础设施、工作人员。对这一平台的早期投资其实更有效,这能够更有效地改善营养。营养改善工作现在得到了很多的经济激励和补贴。我们能怎样去建立这样一个好的平台——不一定非得是完全新的,但是至少这个平台是我们可以联手行动、可以做ECD等项目得,并且可以保障我们能最大限度地扩大它的覆盖面。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非常重要,我们在座的各位都需要保证我们做出更多的宣传教育工作来提高营养,并让这些营养项目可以取得更好的ECD工作的预期成果。现在有很多的全球营养项目都只是在说发育迟缓,但光关注这一个方面还不够,我们有责任保证营养项目内各个问题的平衡解决,比如孩子的身高、发展、心智的成长等等。这需要所有人一起努力。

谢谢!

 

来源于:第五届反贫困与儿童发展国际研讨会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