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经验

>国际经验

印度午餐计划初探

 

印度午餐计划初探
午餐计划的历史发展
供餐计划在印度被普遍称为午餐计划(MDM)。午餐计划的起源是一部源远流长的具有创造性的遍布整个次大陆的历史。
1.早期历史
据午餐委员会的报告(1995)记载,印度历史上第一次午餐计划的尝试可以追溯到1925年,当时为泰米尔纳德邦的马德拉斯公司地区社会经济地位底下的儿童创立了午餐计划。随后在1928年,加尔各答克利希那学院为学校的男孩们引进了一个强制性的“午餐”(项目),每个孩子每月支付4安那[1]。1941年,喀拉拉邦在邦内部分地区开始实施学校午餐计划。1942年,孟买实行免费午餐计划。班加罗尔市于1946年提供米饭和酸奶。北方邦政府1953年制定了一个志愿者计划。截止上世纪五十年代,许多邦在各种国际机构,包括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的帮助下,都实施了午餐计划。此外,国际志愿者/慈善组织,比如天主教救援服务署(CRS)、教会世界服务组织(CWS)、国际关怀组织、百万人的美国餐等,也到印度进行援助。1958年至1959年期间,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和印度政府共同创立了增强营养计划(ENP)。这个计划随后被扩展为实用营养方案(午餐委员会,1995)。
2.后期历史
全国午餐计划的概念再次出现是在1982年,当时随着粮食和农业组织(FAO)的商品援助,提出了 “学校粮食” 项目,期望在册种姓(缩写为SC,是印度种姓制度中是“不可接触”的贱民阶层)和在册部落(ST)的女孩能从中收益。1983年,中央政府教育局(在部长级内部磋商后)根据世界粮食计划署(WFP)的指导方针起草了一个计划。这个计划将覆盖1360万在册种姓的孩子,以及15个邦和3个中央直辖区里一至五年级里10.09在册部落(ST)女孩子;在这15邦3个中央直辖区里,在册种姓(SC)/在册部落(ST)女孩的入学率还不到(女孩)总数的79%。按金钱计算,每年商品援助总额为1.6327亿美元。其他成本,例如运输、管理、烹饪等,则由各邦政府承担。这个计划的提议随后在各邦和中央直辖区内传播,反应各异。有些邦很愿意接受此计划,而另外一些则持怀疑态度。例如,拉贾斯坦邦担心世界粮食计划署(WFP)的援助一旦停止,邦政府将没有能力继续执行此计划;而北方邦则认为,只给在册种姓(SC)/在册部落(ST)的孩子们提供(免费)午餐不切合实际。
1984年至1985年期间,中央政府又考虑到了一个针对全国小学生的午餐援助计划。把这个计划构想成一个减贫项目,同时又是一个教育项目。即便印度规划委员会[2]草拟了一系列的在第七个五年计划[3]期间实施此项目的行动纲领,这个计划最终仍未通过,原因显然是资源受限。1988年12月,教育局提出了一个计划方案,覆盖994个执行整体性儿童发展服务(ICDS)计划的乡[4]。这些乡集中居住着在册种姓(SC)/在册部落(ST)的孩子们。到1990年至1991年期间,有17个邦政府在小学中实行午餐计划,对象是年龄为6至11岁的孩子;,年龄不同,补助的程度也各不相同。1995年,午餐委员会的报告指出,在印度,这个计划的目标有两个:1. 加强学龄儿童的营养;2. 增强小学教育的普及程度(午餐委员会,1995)。
3.最新发展
当人们还在激烈地争论全国午餐计划时,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形势(指的是早期的)逐渐显现出来。粮食收购量突飞猛进,在近20年间,从千万吨跃到每年将近2千5百万吨。这导致印度食品公司(FCI)粮仓里的缓冲库存急剧增长,粮食储备量是保证粮食安全所需数量的3倍还多。然而与此同时,印度的饥荒和死于饥饿的人口数量却在不断地增加。这种情况最终在2001年5月面临“争取公民自由人民联盟”向印度最高法院[5]提起的公益诉讼。争取公民自由人民联盟(PIL)认为,联邦制度和各邦政府应该负责,尤其是对大量的营养不良人口负责。2001年12月28日,最高法院通过了一项临时法案,赋予贫穷人口依法享受八项粮食安全计划的权力。这八项计划包括贫困家庭发放粮食卡计划(AAY)、国家养老金计划、整体性儿童发展服务计划(ICDS)、全国午餐计划(NMMP)、安娜普纳计划和其他几个提供工作餐的就业计划。其中,最重要的一项计划就是命令所有的邦政府在6个月内向所有公立学校里一至五年级的学生们提供午餐(De et al,2005)。2002年5月8日,最高法院还特意指派了两名“专员”监督执行情况。专员又进一步在各邦任命了“顾问”。由于执行中的种种困难,最后期限从2002年延长到2005年1月;此外,在2003年印度中央政府还把这个计划的覆盖范围扩大到一至七年级(Ravi,2006)。
印度国家营养支持基础教育工程(NP-NSPE)
1.早期阶段
最高法院的指令应该自2002年6月开始执行,但是一些邦却以资金不足为借口进行违抗(Parikh与Yasmeen,2004)。当时还有一个可操作的计划叫中央主持的计划,制定于1995年8月15日,并且率先在全国2408个乡实施。截止到1997年至1998年期间,此计划被全国所有的乡采用,并且于2002年进一步扩大覆盖面,全国更多的不同种类的学校里一至五年级的学生们。在这个计划里,烹饪成本由各邦政府/中央直辖区行政机关负担。因为无力承担烹饪成本,许多邦政府/中央直辖区行政机关只能向学生提供粮食原材料,来代替烹煮的午餐。为了解决这些困难,规划委员会2003年12月要求各邦政府至少从PMGY计划的中央补充资助中拨出15%的资金,用来承担午餐计划的烹饪成本。即使如此,这个项目的实行还是因为预算上的限制而困难重重。
2004年5月,一个新的联合政府夺取了中央政权。这届政府承诺,中央政府将会全力资助在全国广泛地供餐。作出承诺后,中央对各邦在烹饪和建设基础设施方面加强资金支持。2004年9月调整了国家营养支持基础教育工程,向公立学校、公款补助学校、以及教育保障计划 (EGS[6])/选择性和创新教育计划(AIE)中心所有一至五年级的学生们提供午餐,这顿午餐包含300卡路里和8至12克蛋白质。因为这项额外支持、这个计划的政治吸引力和各邦内活跃的基层运动,这个计划被推广应用到印度小学的大多数孩子身上。2005年,这个计划估计覆盖了95万所学校里的1亿3千万学生,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午餐计划。
2.2004年对国家营养支持基础教育工程(NP-NSPE)的调整
2004年调整后的国家营养支持基础教育工程计划,中央对各邦给予以下方面的资助:
(1) 补贴每个孩子每个上课日1印度卢比的烹饪成本;
(2) 每百公斤粮食的运输补贴从早期最多50印度卢比提高到特定邦100卢比,其他邦75卢比;
(3) 管理、监督和评估成本占粮食成本、运输补贴和烹饪补贴的2%;
(4) 在干旱地区,暑假期间照样提供午餐。
通过与其他发展计划的联合,包括减贫项目计划(SGRY)、城镇贫困人口基本服务计划(BSUO)、城镇工资就业计划(UWEP)等,建设厨房和储存间,基础设施条件得到满足。通过“加速农村供水项目”计划(ARWSP)、Swajaladhara和全民教育激励计划(SSA)解决了供水的问题。同时,2004年调整后的国家营养支持基础教育工程计划的管理有4级制度机制:国家、邦、县和乡级的控制和监督委员会。上述调整后计划的实施毁誉参半。午餐计划的好处显而易见,但是实施过程中它也有严重的弊端。以下的文献评论对午餐计划提供了一个总体评价。
印度午餐计划初探